腾冲县 江永县 云南省 乌鲁木齐县 沧源 临高县 广昌县 循化 邵阳市 南通市 成安县 思南县 兰考县 武功县 巨野县 九寨沟县
富民县 沭阳县 体育 盐池县 弥勒县 温宿县 濮阳县 澄迈县 诸暨市 宿迁市 武宣县 中江县 兴安县 枝江市 安达市 广宗县 绥阳县 巫山县 陆良县 济源市 通榆县 华亭县

午夜爱情

2017-04-24 18:06:16
2017.04.24
0人评论

,臃肿若能配点

圣火烈女滚落

村口有一棵浓密的大槐树,树阴下有一块花岗岩的碾盘。村子通电之后,碾盘就成了大家坐下歇脚的地方。夏日里,常有十多个妇女聚在这里乘凉,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东家长西家短地说些闲话。

小梅家就在大槐树后面,闲来无事时,也常抱着不满一岁的儿子过来坐坐。有些婆子喜欢孩子,见她过来,便忙把针线活儿放到一边,接过孩子,嬉笑着逗弄一番。

“长这么大了,快会走了吧。”

“还不行呢。孩子天天长我身上,这一年来快把我磨死了。”

“你公公不是在家吗?让他帮你带带。”

“唉,别提我们家的老爷爷啦,也不知道在忙啥,一到天黑就不见了,到半夜才回来。”

年纪大些的婆子嗤嗤地笑了起来,“找你婆婆去了。”

“你可别瞎说,我婆婆去世都快30年了,哪有婆婆?”小梅莫明其妙地看着她,又看看大家。

婆子们不再言语,互相递了个眼色,只是嘻嘻嘻地笑着。

1

小梅的公公姓刘, 58岁,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老婆在生下儿子不久就去世了,弥留之际,她要老公保证不再娶,直到把三个孩子养大成人、结婚生子。小刘答应了她,她才闭了眼。

就这样,从29岁开始,小刘就成了一个鳏夫。20多年养家赚钱,烧菜缝衣,还会织毛衣、纳鞋底。

两个女儿嫁了出去。他又攒钱建了一栋两层的小楼,让儿子娶上媳妇。儿子结婚后又当起“婆婆”,给孙子洗尿布、缝小衣服……一刻都没停过。

29年过去,小刘成了老刘爷爷,却还是独身一个。

小梅生下儿子不久,老公小勇就去了省城建筑工地打工。家里就只剩下公公、小梅和几个月大的儿子。

小梅听了婆子们的嬉笑,不明所以,就决定搞清楚公公每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

这天吃过晚饭后,孩子刚睡着,小梅便像往常一样,去卫生间放洗澡水。但一直留心听着公公的动静,等外面大门“砰”的一声关上后,她忙拧上水龙头,悄悄地跟了上去。

公公轻声轻脚地走在前面,她也蹑足潜踪,不时躲在大树或墙角后面,小心翼翼地伸出头看着。公公从一座座院子前走过,后又熟练地推开一处的大门,并随手关上。 

借着月光,小梅认出来这是寡妇李婶的家。她跟上去推了推,发现门已经被拴上了,又贴上去听了听,什么声音也没有。

按理说,公公再找一个老伴儿,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李婶不行。李婶只有一个女儿,还嫁到了湖北,一年都难得回来一趟。

“再过些年,李婶老了,还不得自己和小勇来管,这不等于捡了个负担么?”想到这里,小梅说什么也要把他们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思来想去,她决定直接摊牌。

一天晚上,公公正要出门。“爹,您还是别去了吧,大家都开始说闲话了。”

“什么闲话?”

“您这是装糊涂呢,那我可就直说了,别再往李婶家跑了。”

一向好脾气的公公突然生起气来,高声说道:“咋啦?我即没偷,又没抢,碍着谁了?”说罢,转身出了门。

2

小梅决定给公公点厉害瞧瞧。

夜里11点多,老刘回来了,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门。他抓着门环晃了几下,见推不开,就知道是小梅从里面把门栓上了,便轻声喊:“小梅,把门打开呀。”

屋里没开灯,小梅装作睡着了,一句也不应。公公又叫了几声,三更半夜的,也不敢大声叫,万一惊醒了邻居,见自己被儿媳妇关在外面,还不得笑掉大牙。

公公不叫了,又过了10多分钟,小梅只听“扑腾”一声,接着院子里便响起了脚步声。小梅忙趴到窗玻璃后面,见公公已翻墙跳进了院子里。

小梅心里暗自骂着。第二天一早,就跟老公打电话抱怨。

“你还管不管你爹啦?”

“咋啦?”

“他天天晚上找李婶鬼混!”

“我当啥事儿呢。”小勇笑起来,觉得小梅就是在小题大做。

可当他听完小梅的“深入分析”后,小两口就达成了共识。“小梅,你先顶住,等过一段时间,工程告一段落,我就回去阻止他们这对老鸳鸯。”

有了老公的支持,小梅更坚信了,自己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没几天,她又想了个“好办法”。

这天晚上,她尾随公公来到李婶家,看公公进去之后,她便拿出一把大铁锁,把门从外面给锁上了。

这天夜里,她没再听到公公的翻墙声,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见公公回来。她装着散步,抱着宝儿从李婶门前走了一趟,见锁还好好地挂在大门上。

“这下我看你们怎么办?非逼得你们在里面喊人不可。”小梅心想。

可回到家里,她就傻了眼。三头猪都站了起来,两条前腿搭在圈墙上,“嗷嗷”地叫着要吃食;水牛也起来了,在牛棚里直打转;地也没扫,鸡也没喂,一地的鸡屎……

她忙把宝儿放到学步车里,舀出稻谷,把鸡喂了;又调好猪食,把猪喂了;可水牛却犯了难,平日里,水牛都是公公牵到山坡上去放的。

这时,她肚子咕咕一叫,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饭,孩子也哭了起来,她牵着牛绳,看着孩子,愣愣地站在那里,差点儿哭了。

现在跑过去把李婶的大门打开,可万一让邻居看见,该怎么跟人解释呢。小梅气得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恨恨地骂着自己。

就这样,小梅艰难地撑过一整天。天刚擦黑,便猫着腰一路小跑,把锁打开了。

第二天早上,小梅起来的时候,公公正在扫地。大家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还是照旧过日子。

小梅原指望关他们一天,能起些作用,可到了晚上,公公仍然去了李婶儿家。她气不过,又把门从里面栓上了,夜里,公公也不叫门,还是翻墙进来。

家里的院墙是土坯的,经过公公每晚的翻爬,那一小段墙头已被跐得溜光。

3

转眼到了秋天。

一天,小梅抱着儿子在山坡上散步,看到一棵野枣树,树枝上晃悠着几个红枣。宝儿要吃,她就伸手去够,却不想手被枣树枝上的尖刺狠狠地扎了一下。揉着被扎疼的手,她心生一计。

这天晚上,等公公走后,她打着手电,把从枣树上掰下的刺尖面朝上,插在那一段被公公爬得溜光的墙头上。

估摸着公公快回来了,小梅关上电视,并关掉家里所有的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又等了约半个小时,终于听到院墙外响起了脚步声。她忙从床上爬起来,趴在窗玻璃后面看着。

月光下,墙头上出现了公公的上半身,接着一条腿迈上墙头,就在这时,公公突然“哎呀”一声,从墙头上“扑通”一下摔到在了墙根处。

她本想笑,可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害怕起来。“万一公公摔坏了,追究起来可怎么办?还不如就躲在房间里,装作不知道,问起来就死活不承认。”想到这里,小梅便继续趴在玻璃后面看着。

公公躺在那里好一会,好不容易才动了动,慢慢坐了起来,用一只手扒着墙,一只手撑着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扶着墙,艰难地往前挪着,好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梅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担心起来,看这个样子,摔得可不轻。

“如果公公就这样瘫痪在床,还不如这一下摔死呢……”小梅想象着种种可能,直到凌晨三点过,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一早,小梅被猪叫惊醒了,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9点多了。

她忙穿衣起床,脸贴着玻璃往外一看,院子里景象让她吃了一惊。三头猪饿急了,把猪圈墙给拱倒了,来到了院子里,几十只鸡配合着猪,把几个装玉米的口袋撕破了,撒得到处都是……满院子都是玉米、猪粪、鸡屎。

她想起来昨晚的事,一惊,忙去楼下敲公公的门。

“爹,都9点多了,你咋还不起来呢?猪都翻天了!”

“我摔坏了,动不了了。”里面传来公公虚弱的声音。

她推开门,假装不知情,“爹,你这是咋啦?”

“咋啦,你还不知道?”

“看你说的,我都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的,我怎么知道你咋啦?”

“那你打电话叫小勇回来照顾我吧。”

“爹,你摔得怪严重啊?”小梅口气软了下来。

“我这浑身都疼得很,家里的活儿是干不了啦。”

小梅正犹豫着要不要给老公打电话,正巧赶上小勇工地不忙,请假回了家。“爹呢,咋不见爹?”小勇推门就问道。

“爹……爹在他屋里睡着呢。”

“这都几点了,怎么还睡呢?以前爹可不是这样啊。”

说着,小勇去了老刘的房间,小梅在后面跟着,生怕公公告诉小勇自己受伤的原因,好在公公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

小勇见爹摔成这样,想马上叫人把爹抬到医院里看看,但老刘把他拦住了。

“爹,你都摔成这样了,不去看看咋行?”

“摔成啥样我心里清楚,不用去医院。”

“爹,这次你就听我的吧。”说着又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我说不用去就用去!”

“可是……”

“你这次出门钱挣多了是吧,我养几天就好了,去什么医院!去把你大伯叫来,让他给我看看吧。”

小勇叹了口气,出去了。

4

小勇的大伯年轻时是个赤脚医生,最拿手的是扎银针。现在虽然退休了,可村民们有些小病,还是会去找他过来看看。

十分钟后,小勇就回来了,随他一起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一进院子,老人就高声问道:“老三,你这是咋啦?”话音未落,便已迈进门来。

“摔了一跤,把脚给崴了。”

“严重吗?”

“你帮我看看吧,走不了路啦。”说着,掀开被子,只见左脚脖子肿起老高。

“没啥大事,给你扎几针就好了。”

说着,拉了把凳子坐到老刘床前,掏出小银针盒和一小瓶酒精,准备扎针。

老刘转头对小勇说:“中午做上几个菜,我跟你大伯喝两杯。”

小勇应了一声,给他们各泡了一杯茶后,就出去忙活了。

中午,小勇把桌子搬到床前,陪爹和大伯喝了几杯后,就出去忙活家务了,留他们老哥俩接着喝。直到下午两点多,大伯才醉醺醺地告辞。

小勇原以为爹只是脚崴了,用银针扎一扎,休息两天就好了,可三天过去,爹还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见爹总也不好,小勇便又去请了大伯,“大伯,你看我爹是不是要拉到医院去看看?”

“你爹这个情况,就是拉到医院也没用,全看你们怎么侍候了。侍候高兴了,说不定明天就能好,侍候不高兴,你就在床前侍候他一辈子吧。”

晚上回到房里,小两口发了愁。

“爹要是一直不见好,这可咋办?”小梅愁眉苦脸地说。

“要早知道这样,我们当时就该同意爹跟李婶儿在一起。”

“还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就算我们肯同意,李婶儿也不会同意了。”

“这该咋办呢?工地已经开工了,老板打电话催我回去上班呢。”

“嗯……大伯现在没什么事儿,不如请他过来帮忙照顾一段时间。”小梅出了个主意。

“只能这样了,我明天去说说看。”

5

第二天吃罢早饭,小两口抱着宝儿,去了大伯家。

大妈见他们来了,忙热情地让坐,大伯却不太高兴。小勇本以为大伯会同意,没想到大伯一口回绝了他,并把他大骂了一顿。

“你爹29岁就成了鳏夫,一个人即当爹又当妈,把你们拉扯大,他容易吗?尤其是你,小勇,你妈去世的时候,你才3个月大,你爹整天给你擦屎把尿,现在你爹动不了了,难道你不该伺候你爹吗?这才干了几天,你就烦了?”

“大伯,不是我烦了,是工地太忙,老板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要是不去上班挣钱,一家人吃啥?”

“你活该,你爹跟李婶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你们两口子死活不同意,百般阻挠。说什么怕人家说闲话,你们哪是怕名声不好听,你们就是怕多养一个老人!你李婶有女儿,用得着你们养活么?你爹单身了二三十年,李婶也单身三年多了,他们在一起,有什么可说的?”

“你爹为了你们几个孩子,操劳了一辈子,省吃俭用给你盖了楼房,娶上了媳妇,你晚上搂着媳妇睡觉,你想过你爹没有,你爹算是白疼你了,你还是人吗!”

大伯的一番话,把小两口骂得面红耳赤。

“可是大伯,现在说这些不是晚了么?”

“哪里晚了?”

“李婶她……”

“你以为都跟你们一样那么精打细算呢?以前感情好,现在摔了一跟头就不要了?”

“那我们现在该咋办?”

“赶紧去你李婶家,请她帮忙照看你爹啊。”

6

第二天上午,大伯两口子过来帮忙看家,小勇骑着摩托车,带着小梅,去街上买了几样礼品,去了李婶家。

李婶三天不见老刘上门,正在担心。这天上午,她正坐在廊檐上发呆,突然看见小勇和小梅来了,心里一惊,可看到他们手里提着礼物,满脸堆笑,不像是来找碴的,便忙起身让坐。

小两口放下东西,聊天气、聊收成,就是不往正题上说,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正在这时,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接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进来,“姥姥,姥姥,我们回来啦。”

小女孩后面跟着一对年轻夫妇,小兰和她的丈夫。

“哎哟,我的小丫头片子回来喽。”李婶抱起孙女,亲了又亲。

小勇夫妇干笑着站起来,“兰姐,你咋回来啦?”

“小勇也在呀。我回来看看我妈,这两年生意忙,总没时间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喘口气,这不,马上就回来了。”

原来,小兰在武汉做生意,赚了些钱,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来接李婶儿过去享福的。

“那敢情好,那敢情好……”小勇和小梅应和着,如坐针毡。李婶留他们吃午饭,小两口婉拒后,便忙不迭地离开了。

两人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大伯迎上来问:“怎么样?李婶同意来照顾你爹了吗?”

小勇把刚才的事向大伯说了一番,大伯一听,反倒安慰说:“尽力了就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事儿就看天意了。你李婶如果不来,我就帮你照看你爹。”

当天下午,小两口就听邻居说,小兰开着车带李婶走了。“这一走,怕是再也不会回来喽。”

夜里,小两口躺在床上,愁眉不展。

孩子小,小梅要在家看孩子;原先小勇还能出门打工,现在爹瘫痪在床,盖楼房还欠着一些债,这今后的日子可咋过?大伯虽能帮着照看几天,可到底也不是长久之计。

“你以为都跟你们一样那么精打细算呢?”“你以为都跟你们一样那么精打细算呢?”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李婶倒是提着礼物来了小勇家。

“小勇,听说你爹摔了一跟头,我过来看看他。”

小两口忙站起来迎上去,“唉呀,婶子,你来就来吧,还带礼物干啥?”

“就是些小孩子的零食,还有你爹喜欢的牛肉。”

昨天老刘听说李婶走了,很是失落,正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连早饭都没吃。现在一听人怎么又回来了,忙用手理了理有些花白的头发,用手撑着坐了起来。

“老刘,你怎么样?”李婶推门进来,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中午大家在一起吃饭,李婶专门给老刘做了一碗牛肉面,端到床头。老刘不接,推说手上没力气,想让李婶喂。李婶怕小勇夫妇看见了尴尬,正犹豫,大伯推门进来了。

“行了老三,别装了,赶紧起来吧。”

“大哥,我伺候了一辈子人,你就不能让我也被人侍候侍候吗?”老刘笑道。

说罢,掀开被子,下床活动活动手脚。“唉,我也是享不得福,这才躺了几天,就腰酸背痛。”

“老刘,你没事?”

“笑话,我能有什么事,瞧我这身板儿,结实着呢。”老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7

没几天,老刘就和李婶就去乡里领了结婚证。因为年纪大,又是二婚,只在家里办了几桌酒席,请熟识的亲戚和邻居来喝了一顿酒,算是正式结成了夫妻。

第二年,宝儿断奶没多久,小梅就把孩子交给两个老人,跟小勇一起外出打工了,趁孩子上学前,多攒些钱,好在城里买套房子。

我认识小梅的时候,她在城里宝儿学校附近的一家服装厂打工,厂里随时可来,随时可走,很多带孩子上学的妇女都会来这里。

一天在厂房闲来无事,“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我公公的事儿……”话没说完,小梅自己就捂着嘴,呵呵地笑了起来。

于是,小梅一边做衣服,一边给我们讲了这个故事。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及插图:VCG